• 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,最後慢慢的睡着了,昨天夜裏,她的確睡的太少了。

    左承浦開車離開學校,卻不知道要回去哪裏,他的心很亂,滿腦子裏都是她最後哭着罵他的聲音。

    車子在路邊停下,他煩躁的扯了扯領口,黑眸望着窗外——

    結果,他這麼一停一望,就是一個多小時,窗外的天都黑了下來,路邊的街燈也都亮了。

    “你不是說今天不來接我的嗎?”一對情侶從他的車邊經過,男孩把女孩整個包在大衣內,似乎想抵抗這初冬的寒冷。

    “可我想你,”男孩回答的話很直白,沒有一點含蓄或隱藏。

    女孩停下腳步,深情的看着男孩,“也不害臊。”

    相比之下,女孩更顯得含蓄,男孩低頭,輕吻了下懷裏的女孩,“爲什麼要害臊?想就要說出來,要不然你…[Read more]

  • Ratliff Noer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4 months, 2 weeks ag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