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區少辰和陳教授對視一眼,然後審視的看着她,“你想好了?”

    “既然沒有一種辦法,可以讓她在不痛苦的情況下活下來,那還不如順其自然。”穆井橙哽咽的停頓了一下,此刻她的眼睛裏…[Read more]

  • “程詞,你說你也真是的,都感冒了,還那麼不消停一點。”葉染的臉上露出了嬌羞的表情,臉色紅彤彤的。

    “小染,看見你在我面前我實在是忍不住想要和你親近,小染,對不起,我忘了我是感冒的人,還親了你那麼久,要是我把感冒傳染給了你,那可怎麼辦啊!”程詞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,在爲自己的行爲懺悔…[Read more]

  • Phelps Severinsen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months, 2 weeks ago